《速度与激情》“1-7”的男主角却在40岁时死于一场车祸

0 Comments

他是《速度与激情》1-7“的男主角、曾被视为布拉德·皮特的接班人,却在40岁时死于一场车祸。

他爱车如命,车技精湛,但他那天恰好是坐在副驾驶上。所以有影迷说,如果是保罗来开车,一定不会出事。

但保罗的弟弟科迪,最近回应说,这不是保罗考虑问题的方式:“我相信保罗不会为这种事故而生朋友的气。他从来不会把事情搞得太严肃。他爱赛车,他知道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,但他还是投身其中了。而且,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够享受生活。”

2004年的一天,保罗·沃克在他们店里,悄悄买下一颗婚戒,送给一对年轻夫妇。

丈夫凯尔是一个刚从伊拉克战场回来的士兵。上次出发前,他和妻子克里斯廷匆忙成婚,没来得及买婚戒。

“店员拿出一个包,只是简单地说了句,‘这是给你的戒指’。”克里斯廷说,“我们当时嘴巴都要掉下来了。”

保罗去世后,店员决定把这个埋了近10年的秘密公开:保罗当时是无意中听到凯尔夫妇的谈话,立刻把它买下来,然后自己迅速离开了……

这首纪念保罗·沃克的《See You Again》,在作为《速度与激情7》主打歌曲发布后,曾有12周登顶Billboard。其MV成为2017年Youtube上观看次数最多的视频。现在仍位居历史第二。

拍摄《夺命枪火》的时候,剧组的经费非常紧张。导演克莱默跟制片人提出,想要一台伸缩大摇臂。但制片人告诉导演:“我们没钱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这是保罗自掏腰包弄来的,他嘱咐制片人:“别让导演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。”

成名之后,他得到机会,同海洋生物学家迈克尔一起拍摄了几集探索频道的《鲨鱼周》节目。

迈克尔后来才知道:保罗每次做客他的节目时,都会瞒着给迈克尔的非营利组织捐款。

在网上曾看到这样一句,“过这条街道的时候,不要鸣笛,不要开得太快,因为这里睡着一位天使,不要吵醒他。”

但当它一次又一次地发生, 你会相信:这个名利场中的红人,的确一直在守护自己身上的人情味。

他让人想起张国荣,曾经开导一个素未谋面、因婚姻失败想要自杀的人,陪她在海边聊了一夜。

也让人想起基努·里维斯,那个成名更早的巨星,一直在日常生活里把自己活成一个好心的普通人。

与其说那是善心,不如说是一种本性——不仅仅是如何对待别人,更是如何认识自己。

保罗·沃克曾经拒绝过《超人》,接下不太重要的《碧海追踪》——因为后者有他喜欢的潜水戏。

“那可是一份千万美元的大合同。”他的经纪人路伯清楚地记得那通让他惊掉下巴的电话,“他跟我说:‘穿着这套超人戏服太别扭,这根本就不是我。我不干。’然后他就真的不干了。”

他的老朋友们回忆说,保罗和他们商量过,他不想一辈子演超人:“他只想演真正喜欢的戏。”

在《碧海追踪》的剧组,他的确玩得非常开心。结果,他在滑水时因为太嗨扭伤了膝盖。

但第二天,他就裹着厚厚的冰袋走进片场,鼓励大家说:“我没事,我能把这片拍完。”

保罗接的戏大多数是动作戏,免不了经常受伤,但他不喜欢卖惨宣传,不但不告诉观众这些幕后的伤势,有时连剧组同事也被他蒙在鼓里。

就这样,他在好莱坞的名利场中,始终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纯净之地。就像他经常漫步的沙滩、冲浪的海洋。

“他勤勤恳恳,从未被好莱坞冲昏头脑。他知道生活比名利重要得多,并且按照那样去生活。”演员瑞恩·菲利普评论他说。

他曾想过应征入伍,去参加海湾战争;以背包客的身份走过很多危险的地方;还喜欢组织朋友一起去参与灾难救援……

看到新闻后,保罗一边购买救灾物资,一边发动人脉组建救援队伍,找来一批消防员、急救医生和护士。

但因为海地机场实行飞行管制。他只好先飞到多米尼加,再通过范·迪塞尔的帮助,找到一架直升机,才把物资和人员运到海地。

团队里的消防员回忆说:“当时的海地简直就是地狱。他们没有足够的止疼药和麻醉剂,人们忍着痛做截肢。当我们的医生帮一个孩子接骨的时候,保罗一直抱着他,用各种办法安抚他。”

从海地回来后,保罗成立基金会 “Reach Out Worldwide”,专注于灾后重建。

后来,菲律宾遭遇严重风灾,他又拍了个短片号召大家为Reach Out Worlwide捐款。

“保罗是你能想象的最忠实的朋友。如果他发现朋友被欺负,就绝对会站出来。”他的童年伙伴说。

保罗的爸爸是越战老兵,在打架这方面,保罗深得爸爸的真传:从小到大几乎没打输过。

老友雷曼说:“有时候保罗会生我的气,好几天不理我,但之后,他又会像个话痨一样来找我。”

保罗在圈内也有一些好友。泰瑞斯·吉布森与他是在拍摄《速度与激情2》时相识的,之后成了亲密好友。

“这里人人都带着一副假面,他们表面上把你夸得天花乱坠,说他们有多么喜欢你。但其实,他们可能根本看不上你,想要赶快甩掉你,或者想要在背后害你。这让我感到害怕。”

拍完《速度与激情2》之后,泰瑞斯缺席了该系列的第3、4部。他说:“不是我不想拍了,而是剧组不想要我了。”

“他当时跟我说,别再接那些又累又不赚钱的工作了。拍完这部片,赚到足够的钱,你就可以回家陪女儿了。”

保罗也非常照顾片场里的普通员工。他收藏了不少跑车,当他在片场听到,其他人谈论他今天开的车有多酷时,他会直接把钥匙丢给他们说:“去开着兜一圈吧。”

后来,一个疯狂的粉丝想把梅朵抱走,这件事把保罗的女友吓坏了,带着梅朵搬去了夏威夷。

他的弟弟回忆说:“保罗经常跟我念叨,梅朵(女儿的名字)还有6年就要上大学了,梅朵还有5年就要上大学了……他想抓紧时间去尽当爸爸的责任。”

长大后的梅朵,现在是一个模特。保罗去世时,她曾发文说,“他再也不会看着我长大了。”

事故发生的那个早上,保罗带着女儿出门吃了早饭,回到家和刚起床的妈妈聊了会儿天,然后就被公事叫走了。

在路上,他给两个弟弟打了电话,大男孩们聊了聊可以设计哪些小游戏,来让家庭聚餐更欢乐一些……

在保罗·沃克的故事中,有一件小事,反而特别让人触动——这是他在“速激”中的搭档范·迪塞尔讲的:

“我的第一个孩子快要出生的时候,保罗对我说:‘肯定有很多自以为很爷们的人告诉你,不要进到产室去,在外面等着就好了。但你别听他们的。范,你要进到产室去,你要在场,然后自己亲手剪断脐带,那会是你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。’我照着他说的做了。保罗是对的。那确实是我人生到现在,最美好的回忆。”

保罗去世2年后,范·迪塞尔生了个女儿,他给其取名保琳(Pauline)——以此纪念保罗(Paul)。

弟弟科迪说,保罗“触动了我们的心,也改变了我们”。如今,他也像哥哥一样喜欢上了赛车,接着寻找速度与激情。

女儿梅朵则设立了一个“保罗·沃克基金会”,宗旨简明扼要:“做好事”———它既致力于保罗热心的海洋环保工作,也设立专项奖学金支持有梦想的年轻人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