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猪乔治历险记”:云南一早产儿患重症乘12小时火车上海求医

0 Comments

2019年7月4日,云南的曲靖市火车站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小乘客张灿枫,他是一个出生69天的早产儿,更特殊的是他的“行李”,十个鼓鼓囊囊的氧气袋,这些都是他续命的宝贝。

张灿枫的妈妈李春玲怀孕才30周便因羊水早破、感染发烧,在云南曲靖市妇幼保健院剖腹产下一对龙凤胎,都只有1.4千克,姐姐张一尘(佩奇)在新生儿监护室内治疗一个月,现已出院,情况也慢慢好转。(图为孕期的李春玲)

弟弟张灿枫(乔治)就没那么幸运,被诊断为非创伤性新生儿颅内出血、早产儿、新生儿支气管肺发育不良等病。老家的医院医疗水平有限,院方建议转到上海的儿科医院治疗,孩子爸爸张小江和妈妈李春玲决定试一试。(图为已经出院正使用制氧机的姐姐张一尘,妈妈李春玲在家照看)

那么,如何到上海就成了问题。孩子颅内出血,飞机是肯定坐不了的,救护车和医生陪护不太现实,医生也说没有过这样的先例,毕竟太远了,从中国最西端到最东端。唯一可能行得通的是高铁,那么问题又来了,小乔治断不了的氧该如何是好?氧气钢瓶是压力容器肯定上不了车,制氧机需要通电,电压必须是稳定的220V,稍有不稳就会断氧,高铁上的电源达不到要求。

张小江想到了医用氧气袋,医生说单个氧气袋可维持的用氧时间大约是半小时到两小时不等,乔治肺部发育不全,一旦氧气不够,立刻危及生命。张小江一口气买了十个氧气袋,这十个氧气袋是否能够支撑孩子12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上海,再从火车站到医院,医生也说不准,张小江心里也没底气,更不安的是,这十个保命的氧气袋究竟能不能上火车。“当时只能赌一把,不然孩子没救了。”张小江回忆说。

张小江和母亲、妹妹一行人带着小乔治,怀着忐忑的心情找到了高铁的列车长,列车长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请示了领导之后决定特事特办,毕竟孩子治病大过天,列车还安排了一名乘务员,帮助一家人引路、提行李、办理手续等。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好心人,座位周边的乘客让出了行李架,给孩子放氧气袋,十个氧气袋占用了几乎一整排的行李架,乘客们全无怨言,还时不时关心一下孩子的情况。

孩子和氧气终于安然上了高铁,但张小江的担心从未停止,氧气耗尽了怎么办?孩子会不会有别的问题?到了上海会不会找不到救护车?送到医院会是半夜,有没有医生救治?张小江脑子里像程序员一样排出了很多种可能性,同时也想出了各种解决方法。比如氧气不够可以在就近的大站下车直奔当地医院吸氧;如果没有救护车就打车去医院。但最担心的还是不能得到救治,在老家的医院,晚上是没有医生看病的。(图为孩子奶奶和姑姑一起守护着“小乔治”)

最终发现这些担忧都是多余的,问题都被一一解决。列车长说如果氧气不够他可以联系下一站的医护人员送来氧气袋,列车长还提前叫好了救护车在虹桥火车站等候孩子,乔治一路上也非常配合,没有哭闹,像是知道大人们为他的健康付出的努力。到达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后就立刻进行急诊救治,吸氧、检查、治疗马不停蹄地开始,张小江的心终于落地了。(图为张灿枫在接受治疗)

张小江和李春玲都来自云南农村,是青梅竹马的小伙伴。初中时张小江是班长,李春玲是学习委员,一起努力一起争名次,也一起考进了当地的重点高中,约定好一起奋斗,希望考进同一所大学。然而张小江考进了上海的大学,李春玲留在了云南,4年相隔几千公里的异地恋没有拆散他们,2014年在恋爱11年后两个年轻人兑现了当初的诺言,步入婚姻的殿堂。没有崇高的理想,不羡慕他人的富有,两人的幸福就是有家、有爱、有人等吃饭足矣。(图为夫妻俩甜蜜的结婚照)

婚后一直备孕的他们,去年年末喜从天降,而且还是双胞胎,因为会在猪年出生,孩子分别取了乳名:佩奇和乔治。然而,即将升级人父人母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太久,一个噩耗传来,怀孕28周的李春玲羊水破了,要尽快把孩子生下来,否则孩子和大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“如果生下来,宝宝太小了,B超显示只有两斤,发育肯定不成熟。如果保胎,医生说风险很大,尤其大人有感染的危险。我老婆听说有保胎的可能性,死活不让生,她说宝宝能在肚子里多长一天是一天,怎么劝都不听。”张小江非常担心妻子李春玲。

5月23日,李春玲感染发热,医生强制停止保胎。李春玲剖腹产生下了两个宝宝,没来得及给孩子喂一口奶,他们都被送入新生儿监护室,随之而来的是一张张病危通知书。

李春玲至今没有和儿子见过面,张小江也只见过三次,一次是孩子出生时,一次是转院时,最近的一次是孩子做手术时,从监护室推到手术室的路上。新生儿监护室里是无菌治疗环境,家长不能探视,只可以在指定时间段打电话询问孩子简单的近况,但经常占线,其他时候只能等待医生电话,“我不想接到医生的电话,说明孩子有事,但又很想知道孩子详细的情况,很矛盾。”(图为张小江打电话询问孩子病情)

小乔治7月8日做了一次外引流手术,暂时缓解了脑出血、脑积水引起的颅内高压,但是现在仍然存在出血和积水的情况,需要做内引流手术。在8月4日,小乔治肠道检测到轮状病毒的感染,已经转到隔离室进行抗感染治疗,还没完全控制住。目前,小乔治外引流还在时刻继续观察中,外科过来会诊,需要完全控制住感染后再次重新评估需不需要做内引流手术,在上海复旦儿科医院已花费17万多了。医生说情况乐观的话还要在监护室治疗至少一个月,后期的手术、监护室等费用预计三四十万,如果情况不好,费用就无法估计了。(部分图片由家属提供)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